快捷搜索:

市场转暖要关注全球产业链的重新布局

年策略第一部分:市场环境分析首先采用五层次法进行2019年,尤其是上半年的基础层分析。​2018年三季度我决定抛弃此前一年多的绝对收益做法,开始逐步增仓时,判断的重要依据有美联储加息结束会早于预期。就目前美国的经济数据,尤其是减税带来的提振效应逐步降低,以及股市开始出现熊市症候之后,联储加息的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从鲍威尔11月“美国的基准利率已接近中性水平”的言论和12月联储会议的吹风来看,明年联储加息的空间只有2次,如果美国经济表现,尤其是GDP实际增速和就业人口出现下滑,加息还有可能进一步被压制空间。​align="justify">如果基于联储无法持续大幅度加息的判断,那么我们当前的OMO利率也就基本见顶。前段时间,央妈推出的TMLF实际上也有着引导​中短期利率下行的作用。结合去杠杆转入稳杠杆的趋势变化,OMO利率在3%附近触顶,之后逐步释放宽松,是对实体经济最好的选择。在这期间,不排除央妈还会用一两次降准来释放流动性,考虑此前央行领导关于影子银行作用的最新见解,可以理解为金融去杠杆的刚性监管也接近尾声。所以,从整体看,2019年将是流动性和资金供给整体较2018宽松的一年。除了央妈可以基于实体经济需求和本国实际率先终止跟随加息以外,毛衣战也是底层的重要因素。就目前看,还在谈。但是否3.1就能谈好,不得而知,看本周的北京轮再说。个人觉得,只要开始谈,那么三个月不行,再谈三个月也不是问题。在谈的通道里边打边谈,和在打的趋势上,谈谈打打,完全不是一回事。​从货币角度看,关键的观察点是美元指数的趋势,和人民币债券的海外持有量。至于贸易战谈拢与否,都会造成一个相同的后果:全球供应链重构。​毛衣战带来的不安全感不是单方的而是多方的。
比如中国因为芯片卡脖子,必然以举国之力兵分两路,一路以传统打发,从中低端以价格和体量优势,把对方拖到成本线上来打,这个从最近的屏下指纹价格战已经略见一斑。另一路的打发是从IC出发,结合人工智能和本国通信业优势高举高打,试图奇兵制胜。这个我们也即将可以看到,新开张的科创板将以最为开放的状态来迎接IC类企业上市。而从美国人的角度看,中国在5G咄咄逼人的姿态并不是单一现象,结合量子通信优势,再加上北斗的组网,在下一代PNT的角斗场上,只剩下中美两个竞技者。而且,如果毛衣战继续,则美国民众将很快要历经一次基础消费品上涨,加关税实际上是对内消费税的变种,这一点是任何经济学家都无法回避的。也就是说,美国人在科技领域感受到的不安全和在基础消费品上感受到的不安全,都将刺激他们做出反应,比如华为,比如转向第三国进口(例如越南)。而作为中美之外的第三方国家既惹不起石油美元霸主,也不敢得罪新晋的全球最大消费市场,所以我们能看到TPP在美国退出之后,却成功的以CPTPP的形式得以签署,这也是特殊时期,抱团取暖的方式。如果一定要找个版本,便是美苏争霸时期的第三世界经济版。基于以上论点,我们就不难看出,全球供应链重塑,是未来五到十年必然出现的,表现上这是毛衣战带来的重新洗牌,实质上是中国经济体量壮大到一定程度,且中国消费市场需求开始逐步取代美元赤字对全球的经济的拉动作用。从全球供应链的角度来看,中国市场需求置换的是美元赤字,中国制造尤其高端制造替代的是德日在中国市场乃至全球的基础份额,而中国对其它第三世界国家进行的基础设施投资和中低端产能转移,是对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二次输出。所以,在未来不止一年,至少是三五年,我们看A股的企业时,要关注企业对“全球供应链重塑”的反应,如果能够结合一路一带战略,进行复合成本控制、市场准入的流动时,那么市场份额得以存续甚至扩大的概率就会增加。基础层除了央妈松紧转换、毛衣战导致供应链重塑以外,很重要的还有财税工具箱。从目前来看,地方债2019年均衡性转移支付1.66万亿已经提前发放到账,从节奏上看2019年地方债发行会从传统的二三季度,提速到一季度进行。同时专项债的规模还会扩大(置换债规模缩小)。
如果我们说2016-2017年是居民上杠杆的年度,2018年是社融见底,那么2019年将是去杠杆后的财政积极政策年份。这一政策动向,从最近发改委的快速批复也可以得到侧证。传统的地方债投向是重大基础设施为主要方向(例如轨交、特高压),这一点,今年在盘面上,可能会以川藏铁路开工作为高潮。除了传统的铁公基,我们可以看到在基础设施已经比较完备的东部省份,地方政府主导的财政资金,正在越来越大比例地投向衔接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产业转移,以及中低端产业转移后的核心区域高科技含量的产业培养。这也是与以往不同的模式。估计在2019年,我们将在沪宁杭地区,看到与华北雄安,华南大湾完全不同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形式。长三角地区,这一中国最为富庶且总量最大的经济体,将以区域经济一体化和产业转移、升级为轴线,更上层楼。至于税收方面,定向的减免已经比较明显。税收的减免和长期的税制改革是不能冲突的,不能说因为经济不好就减,经济好就加,减容易,加困难。尤其是在财政收入环比可能下降,且要财政积极作为的背景下。所以当下留着这把大牌等到3.1后等开会再走人大来减,是比较稳妥的做法。牌一张一张打,饭一口一口吃。减税对冲3.1是我个人的主观想法,仅供参考。2018年,证监会言之凿凿要推出的沪伦通推迟了,原因很简单,工作重点按指示转为推出科创板。科创板的推出可谓一波三折,从2014-2015年多层次资本市场+注册制的构想开始,到新三板推出匮乏流动性,到注册制暂缓转为海量IPO,战略新兴板一直搁置,甚至缩编为与产业园区结合立足。
在毛衣战之后,创新需要科技力量,也需要资本支持,会更容易为人接受。在这种背景下,科创板带着其特殊的历史使命登场。从创投的角度看,是形成退出机制,但从整个资本与实业共荣的角度看,是通过资本的海量介入,加速企业的成长。同时,也是保证新一代的新兴型企业,可以不步BAT后尘,为海外资本摘果子。所以,从监管层的举措和时间表上看,为科创板保驾护航,是2019年的头等大事。除了科创板以外,2019年的沪伦通、明晟、富时加码,都是扩大开放的举措。在股指期货正常化和期权品种丰富之后,做空机制的引入也可能在2019年的时间表上实现。大的举措方面也就这些,目前不甚明确的是,资管新规过渡期到2020年,那么在2019年四季度会带来什么样的提前反馈。从资金供给角度,除了扩大开放+估值洼地带来的外资比较确定以外,社保养老年金等等到底能入市多少,不得而知。场内资金要承压的点有两个,一个是科创板带动的资金出走,这个估计和深沪港初期通有一拼。另一个是次新股到期解禁之后的减持,这两天已经看到了不少清仓减持,目前来看,如果减持新规不继续打补丁的话,那么未来大批次新股进入减持期,市场会比较抑郁。个人觉得一劳永逸的办法,是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只要前几个交易日去掉涨跌停限制,彻底放开炒,也便炒不动了。
在监管方面,估计市场稍有好转之后,穿透式监管还是要继续发挥作用的。看得见却要忍住不管,不是咱的风格。游资今年进化为抱团取暖加核按钮散伙模式,估计来年量化和对冲手段上来之后,尤其是做空机制出来后,生态会发生巨大变化。基本面支撑+消息面逻辑+技术面趋势的做法,会回归为资金介入模式的主流。这里最大的因子,便是做空机制。当然,如果科创板和做空机制都出来,且期权丰富期指放开,那么券商会很高兴。至于减降税是否涵盖印花税,可以作为话梅止渴的预期,真来了,反而可能是短拉一下就没效力了,然后资本利得税跟着来了。​从指数空间看,除非调整指数的构成,或者以当前A50的成分股来看,下行的空间非常有限。基建类几枚在扩大基础设施建设的周期,几枚制药的还有一定下行空间,但整体权重不大。银行因为要让利的缘故,可能会出现间歇性下跌,但已经破净了也没多少空间。证券前面说过了,下跌反倒可能是机会,资金对这个版块有一定预期。保险PB不用看,ROE摆在那呢,跌不到哪去。所以,综合起来看,指数的构成决定了指数下跌空间非常有限。以我们惯常的左侧思维,在指数跌到位之前,往往先行版块和个股已经走得很好了。所以,19年的上半年,要捕捉的是阶段性的强势品种,和砸坑中的基于内生增长的行业性机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