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test

配资杂谈:老方要修脚

老方下飞机的时候是半夜,在T3排了很久队才上了机场大巴。
媳妇要在家带娃,所以他没让来机场接。
 
大年28的深夜,北京城空旷得很。除了建筑更宏伟,灯光更亮以外,和方科长外派的城市没两样。下了大巴拖着行李走回家时,在街口遇到了临检。警察问他从哪来,老方说从非洲回来,在那一路一带。警察道了声辛苦,老方才觉得真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第二天早上,老方被媳妇给弄醒了,她在给他剪脚趾甲。媳妇说:你这指甲我能给你剪了,但你这脚可要找地方修修了。咱这缎面床单你一蹭就挂丝了。老方嘿嘿嘿地笑,才觉得回到了家。竟然有缎面床单可以睡,也不用半夜折腾着打蚊子。
 
老方没找到修脚的地儿,街口的招牌都换了,早点摊没了,水果店多了。又遛了半条街,才看到一个足浴,铁将军把门,不营业了。于是他用手机下了个软件,搜索附近的门店,打算一家家看过去。
 
挨着酒吧,开在二楼的足浴店,倒是营业。两个穿短裙的挨着小太阳取暖。当她们得知老方只是要修脚时,便心生厌恶地哼了一下说:俺们不会修脚,修脚师傅早回老家叻。老方再去下一家,门口接待的小孩说:修脚师傅都是江苏那边来的,他们是包大巴车回去的,年25、26就都走了。
 
老方不死心,想着媳妇的缎面床单,一定要修了脚才回家。但他有不想再空跑,便挨个打电话先问问。有一家叫男爵啥啥的店,接电话的姑娘像10086呼叫中心一样,语音标准。老方问他修脚啥的有吧。妹子说“服务应有尽有,满足您的一切需求”。于是老方顺着指引找到了这家店。
虽然在街口,入口却很隐蔽,也没有明显的招牌。老方没想那么多,进门之后便问有没有师父脚做得好的。穿着小黑西服的姑娘过来说,有的有的。但解释说,他们店只有会员制服务,要办卡才能消费。老方想着这地方看起来还挺高档,便问办卡是多少钱。黑西服的小姑娘是蹲着和他说话的,很像在某些航空公司的航班上,老方偶尔也坐过头等舱,顿时舒服的感觉很上脑。
 
老方花了1688办了最便宜的卡。黑西服小姑娘把他往楼上带。老方看到几个穿着渔网装和细高跟的姑娘在冲他抛媚眼,便觉得这事不对。解释说他只是要修脚。黑西服的小姑娘便说了,您说的是扬州修脚那个修脚啊?
 
几句话下来,老方就发现上当了,要退钱,可是小姑娘喊来了保安。拿着AK的黑鬼抢劫,老方都没怕过,这小保安就更不怕了。三下两下就冲到了前台,摁着收银的要退钱。店里的人说退钱要等老板,老方便报了警。
 
警察来了看老方一眼,便说:你不是非洲一带一路回来的嘛。怎么今儿就上这援建来了?
老方很生气,把找地儿修脚的事和警察说了,并且手机给警察看。他怒火中烧地说:这还是不是我家了嘿,找个修脚的地方找不到,挂羊头卖狗肉的却一大堆,还骗我钱嘿。说的比新闻联播都好,办卡办卡。到头来我要修脚,您给我两脚丫子玩,到底谁给谁修脚?
 
警察听完也乐,问那经理,你们这不能修脚是不是应该退人钱?
经理还是不退,于是警察说,那也成,告诉你们老板,不退钱啊,年别过了,跟我巡街管小孩放鞭炮去。
 
老方拿着钱出来,警察问他还修脚不?他笃定地回了一句:修!哪能过年不修脚!
警察又问他,这大过年的,人劳动致富的早回家团圆了。就剩我这种当兵的,和那些个做贼的还在坚守岗位,您上哪修去啊?
老方说:你管不着!
 
老方想着不能回家让媳妇讨厌,就在工作群里很不合适地问了一声“北京哪里现在还能修脚”。两分钟后,一个远在内罗毕的同事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说这是个修脚师傅,儿女都在北京安家了,所以在家过年,可以找他。
 
老方驱车从朝阳赶到五道口,在一个暖气不足的社区小店里,把脚修利索了。
老方给老师傅二百元,老师傅只要了五十。老方再强塞,老师傅摆摆手说,要不是听说你是从非洲回来,我也不下楼来接这个活的,正在家带孙子。原来老师傅原来也在南非淘过金开过店。
老方给老师傅点了一颗烟,两人聊了一会儿。老方说:在非洲感觉自己在非洲,在北京也感觉自己在非洲。
老师傅听了说:等你觉得是在北京,不是在非洲了。你就又要去非洲了。
 
老方折腾了大半天,回家正赶上晚饭。媳妇儿问他脚找到地方修了吗?老方说:运气好找到了,师傅手艺真好,只收50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