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as  test  phpinfo();  phpinfo()

银行的小把戏与康得新的122亿

 

康得新的122亿找到了。
 
根据5月7日公告的《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事情非常简单明了。北京银行与上市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德新)的控股股东康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控股股东)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康德新及其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在北京银行账户内的资金,将被自动归集到集团公司的账户中去。也就是说,122亿是被控股股东挪用了,钱被“归集”到了集团账户,至于集团账户的钱又跑到哪里去,就不得而知了。
按照会计实质,康德新北京银行的账户上其实一分钱没有,实际余额永远为0,康德新所拥有的只不过是对控股股东的应收款,对这笔资金实际上完全没有掌控力,这才还不上10亿债券。
控股股东违反《证券法》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这本是A股市场再平常不过的一幕。特别之处在于,北京银行这次是事件的主角。这笔其他应收款能够被掩饰成康德新的货币资金,全靠北京银行的掩护,以“现金管理”为名,行“资金占用”之实。更可笑可气的是,北京银行为客户提供了全套做戏服务。根据《回复》,《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中的有如下内容:
c.现金管理服务网络的内容
(iv)呈现余额管理
根据《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现金管理服务网络的参与主体可以选择账户实际余额或应计余额的方式作为账户呈现余额,用于有关机关的账户查询、冻结、划扣的依据。
账户实际余额指子账户实际存款余额,如采取此方式,根据前述零余额管理方式,子账户均会显示为零。
应计余额指子账户可用于对外支付的资金总和,在该模式下子账户对账单将不显示该账户与康得投资集团账户之间自动上存和自动下拨等归集交易。
 
现在康德新10亿债券未兑付,不知道北京银行拿什么作为“有关机关的划扣依据”。
由协议的上述内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的时候,发现网银余额与账面金额相符,都是122亿元,发银行询证函,却得到“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 0 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443,476.52元”的回复。会计师一时搞不清这回复什么意思,出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无可指摘。如果搞清楚了,出个“否定意见”也是没有问题的。
 
康德新给出《回复》后,深交所再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西单支行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具体内容;公司及主要子公司加入《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是否导致公司与康得投资集团共用银行账户,是否存在将公司资金通过《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情形。深交所已经点题,直接问是不是共用账户、挪用资金了。至此,深交所乃至证监系统已经尽力了,再往下,权限范围内只能发问询函问上市银行北京银行了。而问了北京银行,还要不要问其他上市银行?这个事太大了,证监系统单独管不了。
 
镜头与话筒接下来应该交给北京银行、银保监会、人民银行,看他们会不会告诉我们下面几个问题的答案,这也是深交所现在颇为关心的:
 
1、《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实质,是不是协议各方在北京银行内部的账户共用行为?是不是涉嫌违反《银行法》?
 
2、《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实质,是不是帮助控股股东实现对上市公司的资金侵占?是不是涉嫌违反《证券法》?
 
3、北京银行还为哪些企业开展了类似业务?
 
4、其他哪些银行开展了类似业务?涉及哪些公众公司?总体规模有多大?
 
5、北京银行对这122亿“应计余额”需对外承担怎样的责任,康德新的债权人、股权投资人是否有机会向北京银行追讨这122亿元。
 
堂堂上市银行,为了几百亿存款给违法分子提供便利,以金融创新为名殚精竭虑钻空子,甚至不惜以身试法,要欺罔天下人,可笑可悲可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